旗伞社的日常生活

作者:民族民间    发布时间:2017-09-22

旗伞社作为一个以信仰刘猛将为核心的民间信仰组织,每次的祭神活动,既有与其它民间信仰组织相同的内容,即以丰盛的供品祭祀刘王及其它神灵,向神灵跪拜祈求保佑;又有其独特的信仰形式——唱赞神歌。一般情况下,每到一处,首先是由会首带领其他成员在庙内广场竖起高大的标志——大纛旗和华盖(伞),燃放鞭炮,点燃香烛,摆放随身携带的祖先塑像(每尊约20厘米高,安放在3个木制玻璃柜内),祭祀活动正式开始。其仪式大致可分为三个步骤:祭神、赞神、送神。

A.祭神。集体的供品一般由会首置办,首先摆供。然后社内成员分别摆上自家带来的供品(鱼、肉、糕点、水果等),然后上香、向神灵跪拜叩首。供品上会放上一张用红纸书写的香表,分为个人和集体两种。

B.赞神。全体人员各自跪拜后,开始赞神歌演唱。包括请神、安神、赞神、送神四个程序。请神通常要请108位上、中、下三界神灵;安神即请神灵按固定的位置入座,体现了神界的等级观念;赞神是神歌的主体,也即有关某神身世及事迹的叙事歌,视时间情况可长可短;送神是将各位神灵送回原处。赞神歌的演唱分段(套)进行,每一段由一位歌手演唱,大约一小时。中间休息10分钟左右,第二位歌手接着唱。

如2006年2月1日(正月初四)旗伞社在芦墟刘王庙的演唱情况是这样的:
       第一唱沈毛头(请神,约45分钟,每请一位神伴随着请的肢体动作);
       第二唱沈金生(安神,1小时15分)
      上午9点45分开始,唱了两个小时,约11点50分吃饭。下午约1点继续:
       第三唱沈(张)六宝(唱刘王出生,约1小时);
       第四唱张寿生(唱刘王从结婚及成神的过程,约1小时);
       第五唱沈毛头(送神,约30分钟)

C.送神。送神的程序与神歌中的“送神”同步进行。当歌手唱“送神”至一半左右的时候,其他成员开始相关的行动,在庙外广场燃放鞭炮,烧化纸钱及金银元宝等,同时一样样撤下供桌上的供品。至演唱结束,供品也基本上撤完。然后,排队轮流再一次向神灵跪拜。约下午4点50分整个活动全部结束。

在演唱神歌时,大多数情况下是有乐器伴奏的。共有4人组成,主唱边唱边敲小锣;其余3人为伴奏,1人击鼓,1人敲大锣,1人敲钹。主唱者面对供奉神像的神龛,其余3人分坐两旁。歌词基本为七字句,节奏为“咚咚锵,咚咚锵,咚咚咚咚咚咚锵”。但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,如在狭小的场地同时有几个班子敲击乐器,互相影响很大,或者演奏人员不够时,可以不用乐器,参加的全体人员附声“罗来罗来”以代替乐器。

歌手在演唱神歌时是严肃、肃穆,一丝不苟的。因为歌手所唱的一切,包括对神灵的歌功颂德,乃至那些轻松活泼的世俗歌谣,都是唱给神灵听的。在神歌手那里,神歌是神圣的。同时,在祭祀仪式场合,神歌手进行猛将神歌的演唱,本身就是一种祭祀的行为活动。神歌手念诵或演唱的时候,并不单单是在念诵或演唱,而是在从事一项祭拜的仪式,“当整个故事通过演出在观众面前展开,围绕着叙事结构和演出象征的吉祥/不幸、平安/险难,构成一个意义网络,在整个(祭祀的)仪式场合里产生意义。……使在场的参与观众获得心理上的平安”。正是基于这样的仪式演述功能,猛将神歌的演唱是整个祭祀场域内的重头戏,在旗伞社成员心目中,要进行一场哪怕是非常简单的祭祀活动,演唱神歌也是必不可少的。

神圣节日有别于世俗节日,它以信仰为核心,以神庙为展演空间,各种信仰仪式、娱神活动交融,更具有强烈的“外放性”和“狂欢性”,它让民众走出“家庭”的束缚,与“神”共乐,情感真正得到宣泄。

神圣节日已经成为了民众日常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,绝不是“迷信”两个字可以抹杀的。

摘选自《一个民间信仰组织的“节日”生活》
       编辑: 邹梦圆 黄莺
       美工:闵杰伟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源:我们的节庆

上一篇: 纳顿节:三川祭祀二郎神

下一篇: 没有了